在历时八年的越南秘密作战中

2019-11-13 作者:优盈彩票app下载安装-战役战争   |   浏览(62)

在历时八年的越南秘密作战中,“绿色贝雷帽”领导的侦察分队和A级小分队越境进入柬埔寨、老挝和北越执行了许多顶级绝密任务,但其中很多任务在“美国军事援助司令部学习观摩团”抵达前就暴露了。

图片 1

SOG,就是Military Assistance CommandVietnam’s Studies and Observation Group。译为:“美国驻越顾问司令部研究观察组”,简称MACV SOG或者SOG。他们的定位是非正规作战单位,在老挝、柬埔寨以及北越地区开展非法的越境秘密侦察、情报搜集以及“发动群众”任务。

有多少任务遭泄密始终是个谜

在历时八年的越南秘密作战中,“绿色贝雷帽”领导的侦察分队和A级小分队越境进入柬埔寨、老挝和北越执行了许多顶级绝密任务,但其中很多任务在“美国军事援助司令部学习观摩团”抵达前就暴露了。

被出卖和愚弄的SOG

——前苏军在越南的秘密战争

图片 2

由于SOG的机密本质、严密划分的指挥体系和极为有限的情报来源,究竟有多少任务泄密,又有多少“绿色贝雷帽”和当地部队因为这些悲剧的行动而死伤恐怕没有人知道。那些记载着令人恐怖的绝密任务情况的报告被立刻递交白宫,外人几乎无法追查这些行动的活动记录,而实际泄密程度若不是记录在案的话,很可能就此湮没于历史中了。

早在20年前,一些好事的美国媒体就在国内率先报道了SOG那些绝密又绝命的任务,而最近从四个独立消息来源得到的信息更支持了SOG的“绿色贝雷帽”们的看法,他们在战时执行了一些大家公认伤亡率最高的任务,很多行动无人生还。

对于老兵来说了解泄密的经过很重要,也藉此希望新人和指挥机构在将来的秘密行动中能更加勤勉的防范可能出现的情报泄漏。

地面上的苏军

以前一直有报道说苏军及其它社会主义国家的军人们出现在老挝、北越及非军事区。曾隶属于SOG的侦察员查理斯·博格回忆道,在1967年的几次空中目视侦察中,他不止一次地观察到苏军飞机。在一次飞行中,他让飞行员飞近点,近到能用随身携带的CAR-15步枪把它给干下来。飞行员没敢硬着头皮上,但他们清楚的看到了苏军飞机的位置。

在1968年11月老挝境内的一次秘密行动中,从富牌港一号前哨基地出击的“爱达荷”侦察小队监听到苏军飞行员通过无线电协调给苏军部队及在老挝的同盟北越人民军空投补给。

在1968年11月至12月间,帕特·沃特金斯上士在一号前哨基地针对老挝及非军事区的行动中担任SOG前方空中控制员,电台呼号为“Covey”,在那时的白天他经常在军用频率上侦听到讲英语的北越人员。

沃特金斯形容当时的情形,“我们刚到达任务区上空,他们就已经在电台中表示欢迎了。我跟他们说别再占着我们的频率播放越南歌曲了,至少放点摇滚也好啊......”

当美军进行地面行动时形势变得更加糟糕,北越人员会扰乱美军电台之间的通讯,如果美军通知下属电台往上调两档或往下调两档,北越人民军也会跟着做。

在1968年12月初,乔治·米勒,作为一名驾驶HML-367武装直升机的海军陆战队飞行员在一次SOG的撤离行动中,在VHF波段上收到一个人的英语呼叫,那个人报出了着名的海军陆战队武装直升机机组呼号——“疤面煞星”。

“在一号前哨基地的侦察小队撤离期间,他呼叫了好几次,”米勒回忆道,“当时我把机炮和火箭弹都打光了,只得进行超低空飞行好让舱门射手继续开火,并用手榴弹招呼他们。”

非军事区中的苏军

在其中一次低飞中,米勒在非军事区中观察到一名苏军军官,就在着陆区东边。那是米勒永远无法忘记的一幕,一个高大的白人男子,穿着带红色肩章的灰色制服,他就站在小队东边一小片开阔地的中央。米勒随即又飞回去进行了确认,这次包括副驾驶也看到了。

图片 3

但当他再一次飞回去准备射击时,那个苏联人已经走了。在成功撤离侦察小队后,米勒将他的目击情况报告了上级。之后,他就没再听到关于那次目击更

六个月后,在非军事区内的一次行动中,利恩·布莱克,“爱达荷”侦察小队的“1-0”观察到一个白人男性与几名女性在一条山谷的溪流中洗澡。苏联人的位置超出了他们的武器射程,布莱克也无法调集空中力量锁定他。

知道我们名字的奇怪声音

一个月后,在非军事区内的另一次行动中,莱图尔诺在他的PRC-25调频电台上收听到一个他永生难忘的呼叫。一个欧洲人用带口音的英语说:“爱达荷侦察小队,请回复,爱达荷侦察小队。”因为快到中午了,莱图尔诺以为是前方空中控制员的例行检查,问题是,那个目标区域没有前方空中控制员。

39年后,莱图尔诺回忆说:“我忘不了那个呼叫有很多原因。首先那个声音突然打破了无线电静默,其次他讲英语,他还知道我们小队的名字、我的名字、布莱克的名字,他还知道我们的代号,这可真把我雷到了。”

布莱克看了看有些傻了眼的“1-1”,抓起了电话听筒:“你是哪里?”

神秘人告诉布莱克,他知道爱达荷小队在哪,他他的伙伴正准备去搜捕他们,把他们逮住或杀掉,他还说他有小队位置的六位坐标。

布莱克的回答很迅速:“他妈的!我告诉你我的八位坐标,爷在这候着!”

“我知道你是谁,布莱克老弟,我还要去找‘法国佬’莱图尔诺,我会带我们的人去抓你们的。”

布莱克对他大喊:“你知道个屁!我还知道你是他妈的克格勃,要不是你那样蠢,早就被派到美国去了!”

那时爱达荷侦察小队即将到达一座极为陡峭的山峰的峰顶了,白痴都知道这种时候攻山头会造成很大的伤亡。暂时没有人攻击他们,但很明显,他们暴露了。

爱达荷小队被南越飞行员驾驶的H-34直升机顶着敌军猛烈的炮火从着陆区撤离了。布莱克飞到了西贡并作了详细报告,而对此是否采取了任何行动始终是个谜。

图片 4图片 5

苏联在越南的“秘密战争”

第二个表明苏联曾出没于越南的证据后来被披露于互联网上,《今日俄罗斯》的记者詹姆斯·布朗报道了曾参与过苏联在越秘密作战的3000名前苏联人的公开重聚。他录下的视频片段被上传到了网上。

在莫斯科郊外的曙光酒店举办的聚会是为了纪念1965——1973年间这些人曾为之奋战的秘密行动,同时也是官方终止介入越战35周年庆。他们是苏联“被遗忘的士兵”,这些老兵参与的战争被政府否认了20年。

直到前苏联解体后才有官方——既有俄罗斯也有越南,承认有超过3000人的苏军曾在越南对抗过美军。

其中的一名老兵,被《今日俄罗斯》称为尼古拉·考勒斯尼克的人说:“我们当时是以军事专家身份出现的,而指挥官是高级专家。因此,从技术上说在越南并没有苏军,我们只知道我们是苏联公民......苏联士兵......我们要竭尽所能遏制空袭…...”

曾参战的一名越南老兵对《今日俄罗斯》说,北越军队“对苏联装备和苏联专家充满了敬仰。”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苏军中类似SOG的部队也有他们自己推卸责任的方法,对于在印度支那执行各种任务但没有合法身份的苏军人员来说,微妙的政治手腕对于他们免于被捕或被杀一点作用都没有。

苏军秘密行动的证据

第三个关于苏联人在越南活动并渗透进入SOG军用无线通讯网的详细证据是由一名美国情报机构成员提供的,当事人要求15年内不要披露他的名字和工作单位。

这位特工说,他情报生涯的前几年是在欧洲,正是冷战的末期,柏林墙倒塌之前。他和东德人以及捷克人关系很密切,那些东欧人曾与一些参与过东南亚秘密行动的苏联人共事过。这位特工在80年代中后期曾有很长一段时间潜伏于东德、匈牙利和捷克斯洛伐克,暗中策划秘密行动。他的任务是拉华约成员国的一些军政官员下水,交易并换取所有他们能弄到手的东西。在那些年中,这名特工以他出色的机械工程技术和丰富的经验赢得了当地政府人员的信任。

这位特工回忆,那时候的黑市交易根本不用现金,当然了,现金在东欧国家中也没有用。他用美国产牛仔裤、墨镜、手套、T恤、球鞋来交换“敏感物资”,像是电台、防化用品、盖革计数器、自动监测雷达、飞行头盔、苏联夜视仪等。这位特工最紧要的任务是获取与航空航天有关的任何东西,像是数据记录器、黑匣子、航空图、训练及评估手册等等。

图片 6

本文由优盈彩票app下载安装发布于优盈彩票app下载安装-战役战争,转载请注明出处:在历时八年的越南秘密作战中

关键词: